•  

    最新動態

    為提升效率而轉 智能轉型“轉”什么?
    首頁 > 最新動態 > 為提升效率而轉 智能轉型“轉”什么?

    智能轉型,不少人的第一反應是“機器替人”。比如在玻璃纖維行業,以前包裝、搬運等像螞蟻搬家一樣,都需要人工完成,其中拉絲環節最為密集。

    記者去了浙江桐鄉的巨石集團,智能制造基地車間里,人少機器人多。有些環節,一臺機器比二三十位工人效率更高。少數的工人干什么?實時監控智能控制中心的數據。“以前,公司需要不少抄能耗表、抄工藝參數的人,現在相關數據自動采集,并用來實時分析生產波動和設備預警。”巨石集團信息技術部總經理于亞東介紹,現在3000多種標準化生產工藝都在各個設備上,人工只需調取、選定相關參數,便可生產。

    但減少多少人,在不少企業主看來,顯然不是智能化轉型最終目的,關鍵是產品生產的穩定性高,效率提升,自然收益就更大。

    于亞東告訴記者,以前的玻璃纖維成形工藝,一旦有作業波動,必須依靠有經驗的技術專家來,人工分析優化窯爐溫度。如今,可以根據原材料成分含量的差異,自動調整溫度,更好地將原材料熔化成玻璃水,后道工序拉絲機的開機率,也因此由92%提升到了97%以上——關鍵是,一個百分點就是近千萬產值。

    印染行業也是類似。以前,印染調色依靠打樣師傅的經驗和眼力,師傅每次遇到新的料子都會剪下一塊,記錄配方,慢慢有了自己的“小本本”,即便是如此老師傅,碰到有些顏色,也許兩三天都調不出?,F在,浙江豐林染整有限公司經過智能轉型,將顏色的相關數據存儲在數據庫里,可以自動調取,小劑量調配,非常精確。調色工藝因智能化得以標準化,保持了生產穩定。

    參與全球競爭合作,是長三角一體化使命之一??v觀長三角,除了數字經濟領先的浙江外,上海綜合優勢突出,江蘇制造業發達,安徽創新活躍、生態資源良好。也正基于此,長三角制造業也正更“智能”。

    數據顯示,目前中國智能制造發展主要聚集在四大區域,其中長三角地區是我國智能制造資源最豐富的地區,三省一市智能制造類試點項目數量占全國總量近四分之一。

    類似的案例,尤其在紡織印染、服裝箱包、五金工具等傳統行業,都能找到。

    轉就要堅定地轉

    當下節點談智能轉型,已非左顧右盼之時,要克服“不敢轉”“不會轉”“不能轉”的問題。

    記者在采訪中,有企業信息技術負責人感慨:“最早信息技術部門不被理解,被大家認為是修修電腦的部門。”理念不改,智能化也無從談起。

    巨石集團的智能化轉型中,也是從“不認真”到“較真”。于亞東記得,公司智能化起步時,難度也不小,推廣資源計劃軟件需要與各部門對接梳理,在測試環節很多人不重視,以為那只是信息部門的事情,其他部門只要配合就好。但系統真正上線后,有訂單備注在發貨環節不顯示,這才讓各部門意識到“不認真”的后果,最終只得抓緊調整?,F在,不少部門非常較真,隨時會主動提出技術訴求。

    嘉興市蒂維時裝公司也遇到過類似情況。當時,在總經理沈衛國力推下,公司上線一體化企業信息管理系統,卻幾乎遭到了所有員工的排斥,理由是數據有了痕跡,讓員工感覺被監控。

    沈衛國堅持轉型,他不斷說起在國外考察某服裝智能工廠的情節,工廠生產不間斷,依靠的僅是一位工程師和幾位工人。以前,不少同事認為他只是在“講故事”,如今大家都感覺到了——公司逐步智能轉型后,生產主要利用第三代無縫編織機,被稱為“服裝行業的3D打印機”,在員工減少約一半情況下,今年的訂單量相比去年提升了一成。前段時間,疫情影響讓復工復產受阻,但公司業績很快增長,而且生產投入持續加大,就連賣給公司機器的日本設備商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    智能轉型的實踐越多,就會發現還能做更多。浙江豐林染整有限公司總經理王自元,至今對一次歐洲考察經歷記憶深刻——他到阿爾卑斯山腳下的一座印染工廠,旁邊有葡萄園,還有不少人居住。讓他驚訝的是,和大多數人對印染工廠周邊的印象不同,那里不僅沒有什么味道,工廠的熱水和蒸汽還供給居民使用,了解后才得知,是處理技術提升,大大減少了污染物排放。

    產業集群須抱團轉

    道理大家都懂,但這些年來,不少傳統制造業企業就是沒轉型。多地經信部門都調研過,發現許多企業對智能轉型總有顧慮,比如擔心耽誤訂單和生產,不過,這場疫情讓企業主直觀地看到了智能改造后的競爭力,紛紛動了心思。

    但下決心轉型也一時沒方向,怎么辦?靠行業內的龍頭企業帶一帶,也許是一種路子。

    還是在浙江桐鄉,在智能制造方面布局較早的新鳳鳴集團,專門剝離出智能化服務公司,從服務自己到服務整個行業。記者見到新鳳鳴集團首席信息官王會成當天,智能化服務公司正好搬到桐鄉數字小鎮。業內不少人看好這種模式——一些高校雖有相關技術,但對于行業不甚了解,往往事倍功半,而行業龍頭剝離出的服務公司,對于痛點是什么、目前解決到什么程度,無疑比外行清楚。

    王會成告訴記者,他和團隊已將數據二次開發,開發分析模型,用以輔助企業根據原輔料價格,預判市場上哪種產品需求旺盛、哪種產品利潤更高,指導生產及時改批換產,以最大化利潤。

    中國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所列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,也是全球制造業第一大國,具有制造業門類全、韌性強和產業鏈配套完整等優勢,由此帶來了培育創新的重要土壤和試驗場。日前,國家工信部組織的2020年先進制造業集群競賽,全國共有20個集群入選中標候選者,浙江就獨攬5席。不少企業主說,產業集群應當抱團筑基。若換個角度,產業集群也為智能化轉型提供了機會和土壤。

    智能化不是“無人化”

    不過,智能轉型也不能走極端,把智能化理解為“無人化”。

    所有的硬件和軟件,都是服務于人,而并非都用機器替代人。人,在不少環節不可或缺,乃至不可取代。在巨石集團,15年前一個人只能管理2臺拉絲機,而現在則可以管理8臺,生產效率提升不少。絲如果斷掉,需要起碼一分鐘重新接。拉絲工可以用機器替代嗎?答案是目前不行。于亞東解釋,拉絲的技術要求很高,而現在的機械手韌性難以達到。

    另外,以前廠房內有不少統計員負責數據收集、整理,供最終分析使用,而現在數據采集由機器完成,但數據工程師至關重要,他們設計出的模型、算法成了核心。

    去年底,阿迪達斯宣布,將關閉位于德國、美國的“高速工廠”,訂單重回亞洲的人力密集型工廠,這一消息讓全球業界矚目。事實上,即使在德國最發達的地區,制造能力雄厚、上下游配套便利、技術創新水平領先,但智能化也并非總是成功。諸多問題,有待解決,其中就包括專業人才的匱乏。其實無論哪個發展階段,人都是發展關鍵。

    源自:互聯網

    晋江捶钠文化有限公司